<output id="zxfjr"><th id="zxfjr"></th></output>

        <ruby id="zxfjr"></ruby>

        <dfn id="zxfjr"><progress id="zxfjr"><meter id="zxfjr"></meter></progress></dfn>

        <pre id="zxfjr"><listing id="zxfjr"></listing></pre>

            <nobr id="zxfjr"></nobr>
              主頁 > 商業前沿 > 營銷動態 >

              “第一代投資人”靳海濤:中國創投20年浮沉

              營銷資訊 2020/11/13 12:25:53??來源:未知


              來源:投資界PEdaily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團、投資界聯合華發集團在珠海舉辦第二十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這是一場持續20年的行業之約,現場集結了1000名投資行業頭部力量,解析政策趨勢、聚焦投資策略、探索價值發現、前瞻市場未來。20年之際,可謂星光熠熠,群英云集。

              會上,前海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首席執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靳海濤回顧了中國創投20年來發生的巨大變化,作為一名創投老兵,他也罕見袒露心跡,分享了第一代投資人在中國創投行業的感受。

               

              以下為演講實錄,經投資界(ID:pedaily2012)精編如下:

              非常感謝清科給我提供這個機會和各位分享。創業投資20年了,清科成立也是20年。

              作為一個創業投資的老兵,我經歷了風風雨雨,也見證了許許多多的彩虹,看到了創投對中國崛起的貢獻,也看到這個行業20年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天我想講六點感受,第一代投資人在中國創投行業的感受。

              一、 堅定起步,從黑暗中摸索,到萬馬奔

              中國創投20年從黑暗中摸索,到現在的萬馬奔騰,從1999年至2020年這20年來VC和PE機構的數量增長了150倍,從業人員增長了110倍,管理資金規模增長了453倍。在投資額上,根據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統計,2001年VC和PE的投資案例是216起,規模為36億人民幣;2019年VC和PE的投資案例是8234例,規模為7631億。年度投資數量增長了38倍,年度投資額增長了212倍。不管從機構的數量還是規模來看,我們的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另外一個角度,成長階段來看,我個人認為中國的創業投資應該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從1999年開始到2005年,這個階段是創業投資興起和黑暗中摸索的階段,因為這個時期人民幣基金沒有退出機制,美元基金則在中國探索“新浪模式”為代表的一系列創新商業模式的中國企業——如何投資、如何在海外得到資本市場的支持。

              這里我要感謝深圳,深圳實際上是中國本土創投的策源地,當時深圳要發展高科技產業,必須要發展創投,借著國家要開設創業板的東風(當然這個創業板籌備了十年才落地)。深圳政府支持建立創投機構,深創投誕生了,同時又帶動了企業的創投、機構的創投、民營資本的創投的興起。他們在沒有退出機制的情況下,踏實、認真、艱苦地做投資,而且在那個時期做了很多早期投資項目。

              我們也看到外資對中國的貢獻,中國外資創投是從IDG開始的,是從熊曉鴿開始的,所以創投20年我們要感謝熊曉鴿先生,對中國創業投資的巨大貢獻。我們還要感謝創造“新浪模式”的人,感謝他們把一些國外新的模式推演到中國、尋找投資機會、支持企業成長,然后再推到海外資本市場上市。

              第二個階段,我認為是從2005年一直到2019年,2005年的股權分置改革,2006年的全流通新股的發行,以及2007年的合伙企業法的誕生,合伙制創投的出現,乃至2009年創業板的開板,使創業投資像一批脫韁的野馬,迅速的奔跑,取得了飛速的發展。這個時期本土創投顯示了它旺盛的生命力,也有很多驕傲的時刻。

              我清楚地記得,那么多年辛苦奮斗,喜結碩果。在2010年這一年里深創投投資企業誕生了26個IPO,我們當時都非常振奮。也正是在這樣一個大好形勢下,我們看到了美元基金的管理人也開始管理人民幣基金了。在這個時間誕生了一批創投的巨頭,如紅杉、高瓴、經緯等一批非常有特色的創投機構。他們對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創新,企業的創新,做出了重大貢獻。

              第三個階段,我認為是從去年科創板誕生,再推演到今年創業板注冊制開始。這個階段創投將面臨著洗牌后質量提高的一個大幅度進步的過程。我個人的觀點是創投行業將步入一個更健康發展的軌道。將來創業投資的機構格局是少量的有核心能力的、大型的進行綜合性投資的大牌機構,將在這個市場上繼續存在,持續發展;而更大量的是擅長在某一個領域進行投資的小而美的創投機構蓬勃發展這兩種類型的投資機構交相輝映,互相補充,使我們這個行業更健康,投資的成果更好。這是我看到的第一個變化。

              二、 業務模式從綜合性投資,到專業化、功能化投資的過渡

              我們看到這20年的投資歷程,業務的模式從過往的綜合性投資到現在的專業化、功能化投資的轉變。20年來,投資的階段不斷的前移,清科統計2010年初創期項目占投資的比重只有12%,到2019年初創期投資的項目的比例已經增長到43%,如果加上成長期的投資,這個比例更大。以我們前海母基金的投資實踐來看,我們投的80%的基金都是投初創期和成長期為主的基金。

              第二,我們看到以前的投資機構往往是綜合性的投資機構,從天使投資到Pre-IPO,投資領域上五花八門,只要有創新的色彩就投,有上市的期望就做。而現在看來,大部分的機構都是專業性的投資機構。

              從前海母基金投資的50多個子基金來看,絕大部分機構都只在一兩個專業領域進行投資,在一兩個領域深耕運作。我給我們選擇子基金制定了一個標準,總結來說是要有“三性”:專業性、功能性和互動性。從綜合性投資到專業性、功能性投資,是我們這個行業進步的一個最重要的標志,也是未來發展的一個趨勢。可能這類小而美的基金會細分到更細的領域去投資,他們的投資成功率會更高,對社會的貢獻更大,也會最大程度的去規避“情況不明決心大”的錯誤。

              三、 資金來源上,從管理自有資金到管理私募基金

              我認為20年的變化,是從管理自有資金發展到管理私募基金。今年是第20年,前10年美元基金除外,人民幣基金基本上都是管理自有資金為主,后10年是管理私募資金為主。因為過去缺少可檢驗的成果,投資人的教育也不充分,投資人很難相信投資機構,把錢交給專業機構管理。經過十年的實踐后,投資人相信了投資機構,把錢交給我們管,我認為這個變化是我們創業投資開始走向成熟的一個最重要的標志。

              我看到最新的數據顯示,今年保險資本出資已經超過了400億。中基協成立了以后,對我們行業的監管加強,使投資人更有理由相信基金管理人,他們會科學、有效、公開、透明、安全的管理他們的錢。所以從管理自有資金到管理私募基金這個重大的變化,是我們這個行業走向成熟、持續發展的標志。

              四、 LP從企業資本、民間資本為主,到以政府引導基金和國家大基金為主

              大家都知道2009年以后的一段時間,從人民幣的角度來看,我們管理資本的主要來源是企業資本和民間資本,不管是美元管理人出身還是人民幣管理人出身的都是這樣。現在基金的主要資金來源是以政府引導基金和國家大基金為主,根據今年上半年清科的統計,國資的滲透率已經達到了四分之三,引導基金在我們創業投資發展過程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本人是1997年中國派到美國研習創業投資,那個時候我看到美國風險投資最早的策動點是政府引導基金,我也看到了以色列風投成功的原因,看到了中國臺灣創業投資的成功,都是政府引導基金領的路。所以2005年我就在中國、具體說是在武漢開始探索政府引導性創投基金發展之路。我認為我做了一個很值得驕傲的事情,使政府引導性的創投基金現在如火如荼。

              我專門查了最新的數據,截止到2019年底,中國政府引導基金的數量已經超過了1700支,目標的規模已達到了10萬億,已到位的資金規模4.69萬億。上到國家級,下到省市區,都相繼設立了創投引導基金,而且這些引導基金多數都具備母基金的性質,這對我們這個行業的支持是巨大的。

              另外,國家大基金的貢獻也是非常大的,大家知道國家大基金是中央政府主導,主要組織中央財政和各大央企的錢,包括銀行的資本組建起來的,當然也有部分的民營資本來參與。這些基金規模非常大,他們在直投的過程中,在彌補我們國家產業短板的過程當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例如,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大基金的功勞功不可沒。這里我也統計了一下目前大基金的規模。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二期達到了2000億,國家制造業轉型基金1472億,互聯網的基金目標規模是1000億,國家軍民融合基金是560億,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是350億等等。

              國家隊的加入,使整個VC和PE行業的資金量更大,資源整合的能力更強,為企業服務的能力也更強,我認為這是中國特色。但是,長期靠這些資金去支持VC和PE也是不正常的。我個人認為,從中國特色的角度來考慮,中國VC、PE的資金力量三分之二應該是養老金,保險資金和家族財富(歐美如此),三分之一應該是政府和國有企業的錢。如果形成這樣一個比例,我相信我們創業投資可能更健康,更順暢,更少被各種不利于市場發展的因素干擾。

              五、 從直投盲池基金,到項目基金、再到母基金、S基金

              從基金的種類上來看,我們從直投的盲池基金,發展到有項目基金,有母基金,有S基金,種類多了,就適應了投資人各種偏好,滿足了行業經營的需求。我在這里還是要呼吁從根本上解決募資難的問題,必須呼吁國家重視母基金的設立

              母基金從歐美的實踐來看,也從中國時間不長的實踐來看,它的風險更低(歐美到現在沒有出現過母基金虧損的案例),它的收益會跑贏大多數的基金,所以它的安全度和收益性是有保障的,應該作為各類資本的基本配置。如果國家支持市場化或者政府引導母基金的大量涌現,我想VC和PE這些GP隊伍,就能有效解決募資難問題,行業洗牌更充分,產生問題基金的概率就更低。所以我特別呼吁母基金的充分發展,我也希望中國的S基金能夠快速起步,中國的項目基金能夠支持大項目的建設與發展。

              六、從不太充分的退出市場,到比較充分的退出市場

              賣比買更重要。20年來資本市場不斷的發展,2005年之前中國的資本市場是沒有退出機制的,不能全流通的。2005年以后,資本市場全流通了,但是我們IPO往往作為股市遏制下行的一個措施(當然我認為這是一個悖論)。所以我們看到2007年以來,IPO還暫停了三次,這個加起來的時間大概在兩年零五個月左右。

              近年來,IPO比較健康,我也做了一個比較的數字。最近的這四年,2017年到2020年,IPO的數量是2001年到2004年的3.3倍,是2005年到2008年的3.7倍,是2013年到2016年的1.8倍,數量大幅度增加,質量也提升了。此外,科創板和今年創業板的注冊制的推出,意義重大。資本市場從服務傳統制造業為特色,轉變到服務創新類、科技類的企業為特色。

              一個月前我跟中國證監會的領導報告說,我看到一個可喜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資本市場喜歡什么,我們創投投什么,創新創業者就干什么,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良性循環。如果我們堅持把這個循環走下去,實現中國夢指日可待,中國富強指日可待。所以,我們做創業投資的人,都期盼有一個良好的、健康的二級市場,來為我們保駕護航。

              最后我要說幾句清科20年的貢獻。一個行業既需要戰斗的機構、指揮的機構,也需要提供方方面面服務的機構。清科20年來為我們在一線打仗的人,做了認真、全面、深入、細致的服務,受到了業界的好評。比如說清科的排名很公正,大家都很認可;比如說清科研究的數據庫,很真實可靠,但其實獲取起來并不容易;我們接觸的外國人較多,很多外國人喜歡清科的數據、相信清科的數據,以清科的數據作為他們重要的參考,這是不容易的。

              我們也看到清科的論壇,一年舉辦若干次論壇,吶喊、助威、掃盲,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我們也看到清科的研究,我想相當部分機構和投資人都委托清科做GP盡調,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機構,會使他們更相信、更理解我們。我們有很多光彩的地方,也還有很多問題,但是客觀的評價我們GP,清科做了最重要的貢獻。

              還有清科的培訓,武裝了一批干活的人、一些服務于干活的人、一起給干活的人搖旗吶喊的人、敲鑼打鼓的人,培訓的數量相當大。我覺得一個新生事物得到迅速的成長,離不開清科這樣的服務機構。當然清科也做了投資,也做了投行,也做了資產管理,取得了不錯的業績。所以在清科20年的時候,我要感謝清科的付出,感謝倪正東董事長為我們行業所做的貢獻。

              最后感謝大家聽我的分享,謝謝各位。

              營銷動態欄目

              閱讀排行榜

              久久草视频_久久草影院2018线_久久草视频这里只精品,日本Av欧美Av,女人喷潮完整视频,欧美一级高清片,大色欧美Av^,av中文无吗日本亚洲欧,人成免费的视频,中文字幕一本通一区